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隐身战斗姬 > 第1375章 陨落

第1375章 陨落

目录

    在这片充满着萧索和肃杀之意的苔原之上,尸山血海里的一具尸体突然动了一下,心理承受能力不足的可能已经吓得尿裤子了,但江禅机的第一反应反而是惊喜,难道这位勇于反抗的猿人还有一口气在?

    他摸到兜里装有吸血鬼化微生物的瓶子,只要有一口气在,只要血液还在循环,这东西就可以把它从鬼门关里拉回来,虽然代价是变成一只嗜血的怪物,但……

    他纠结了一瞬间,想用微生物救活它的想法也只存在了一瞬间,这只是一时冲动、热血上头的不成熟想法,随即被他自己否定了——没有必要,不能这么做,不值得这么做,即使它还有一口气在,他也只能目送它离开了,在自身难保的形势下,最要不得的就是圣母心泛滥,毕竟他和它连萍水相逢都算不上。

    而且他并不确定它是不是动了,抑或只是死后残存的神经反射造成的肌肉抽搐?

    这时他注意到另外一件事,流淌在坑底的血海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似乎正在加速渗透到疏松的冻土层之下,这倒是也很正常,鸟兽和猿人们的热血以及它们尸体的余温,多少会令冻土层融化一部分,但大概用不了半小时,它们的血肉就会成为冻土层的一部分。

    他冷静下来,仔细看了几眼,它又不动了,不由自嘲地笑了笑,它们不可能还活着,脖子被割断了一半,任何灵长类动物都不可能还活着,还是早些让它们入土为安吧——当他这么想的时候,就在他眼皮底下,那具尸体又动了!

    不!不对!不止是一具尸体,而是很多具鸟兽和猿人的尸体都在动,好像是……坑底有什么东西在向上拱?是冻土层里的气泡受热冒出来了么?

    “烧掉它们!”尤绮丝突然说道。

    “什么?”他一愣。

    “用火将这些尸体全烧掉!快!”她催促道。

    他来不及细想,扔掉用念动力托着的泥土,指尖升起来自余煜煜学妹的淡蓝色业火,屈指一弹,这团小小的火苗翻滚着坠入坑里,在接触到猿人尸体的瞬间,就点燃了它们的皮下脂肪层。

    把它们火化倒也是不错的选择……

    “危险!快起飞!”尤绮丝急促地命令道。

    在她说话的同时,他终于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身体比大脑更先察觉到危机的迫近而提升了警觉,用念动力拔地而起。

    与他起飞几乎不分先后,一团黑影从尸山血海之下破土而出,带起大量的泥土、碎冰、尸块和鲜血。

    那是什么东西?

    江禅机身在空中,大为惊愕,没想到冻土层里居然还有什么活物吗?是一直在冰下冬眠的动物?但……它到底冬眠了多少年啊?

    吃惊归吃惊,他并不怎么紧张和害怕,因为此时此刻,几乎整个土坑都变成了煤气灶,淡蓝色的业火笼罩了一切,他很清楚这种低调内敛的火焰有多么可怕,一旦沾到身上就成为附骨之疽,并且会带来巨大的焚骨之痛,想摆脱难于登天……不论新冒出来的这个活物是什么,都难逃创业未办而中道崩殂的结局。

    然而,现实的走向再次与他的预想背道而驰,这团黑影明明也被业火笼罩,却像是浑然不觉,它甚至竟然……把那些正在被业火焚烧的鸟兽与猿人的尸体来者不拒地吞吃了下去!

    江禅机的下巴都要被惊掉了,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彪悍的怪物,它它它它它……连业火都敢吃?

    坑里的尸体迅速减少,全都被送进它无底洞般的深渊巨口,业火虽然凶猛,但没了燃料也只能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大为减弱,而那只怪物的身影也终于变得清晰。

    看清它的刹那,江禅机的脑子“嗡”的一声,心都凉透了。

    这个身影他太熟悉了,它没有一个具体的形状,没有一个具体的样貌,它的身体融合了无数种生物的特征,无论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还是水里游的,全都能从它身上体现出它们生前最引以为傲的部位。

    花水母!

    当然它并不是花水母,它的体积比肉山一样的花水母小得多,同时也不具备花水母的本体、那梦幻般的花水母姿态,但除此之外,它的身体与花水母的身体在特征上完全一致!

    尤绮丝的声音也仿佛充满了寒意:“这里是花水母当年的陨落地,是花水母来到诺亚星时砸出的痕迹。”

    这就是石质陨石和铁质陨石之外的真正答案么?肉质陨石?

    花水母来到诺亚星时坠落在此地,由于剧烈的冲击,就像是某人起床时落下了一块头皮屑,花水母的身上也掉下一块头皮屑,或者是脚底脱落的一块没用的死皮……但就算是头皮屑,里面也是货真价实地带有花水母的基因啊!

    花水母的本体没有基因,但被它吞噬的来自无数星球的无数宇宙生物,它们基因中最精华的部分所融合而成的基因,就像是一坨无法医治且在不断繁殖壮大的宇宙之癌,它也许不是绝对意义上的不死不灭,但已经成了事实上的不死不灭。

    花水母坠落诺亚星之后,是自愿被浮空灯笼组成的星球意识囚禁的,否则星球意识远远不是它的对手,从后来那场一边倒的大战就能看出来,根本不是同一等级的。

    而从花水母身上掉下来的这块头皮屑,拥有花水母吞噬一切的特质,却失去了花水母的控制,虽然它目前体积还不大,那是因为它已经在冻土层里饿了不知多少年,脱离冻土层之后,后果不堪设想……若是漂流瓶在手,江禅机他们说不定还能挣扎一下,但现在的他们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杀死它。

    在上万年前,逼迫猿人们南迁的冰河期到来之前,这片苔原的温度可能跟现在差不多,或者再稍高一点儿,就像是冷空气到来之前往往会偏暖一些,猿人们肯定在那时发现了这只被困在冻土层的怪物,它比现在更接近于地表,但它们什么都没做,因为当时星球意识还处于全盛时期,就算猿人们把这只怪物释放出来,星球意识虽然杀不死它,但拼尽全力多半是能囚禁它的,再怎么说它只是花水母的一块头皮屑,打不过花水母还打不过它?况且当时花水母的本体还在被囚禁,花水母的本体绝不会让这块头皮屑破坏了自己的大计。

    猿人们把这件事记载了下来,代代相传,直到今天。

    不得不说,那个魔鬼选择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最佳良机来释放这个怪物,星球意识已经消亡,花水母的本体早已远去……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哪怕是一块头皮屑,也会成为这颗星球的终极噩梦,江禅机仿佛已经看到诺亚星的悲惨结局。

    但是,那个魔鬼凭什么认为自己能够在这场即将席卷一切的噩梦中幸存呢?花水母的头皮屑并不是蜂后,它不会有任何合作或者被利用的可能性,它不会管你是猿王还是血影,它的受害者里包括无数远比人类更聪明、更强壮、更发达的智慧生物,它只会在本能的驱动下吞噬任何出现在它面前的生物,直到诺亚星变成一座死寂的坟场。

    (本章完)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