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万人迷今天崩人设了吗2 > 3、第 3 章

3、第 3 章

目录

    付臻红眨了眨眼,一点也没有被识破的慌乱,反而是带着几分戏谑的说道:“我就是妲己啊。”

    伯邑考眉头一皱,直接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折扇指向了付臻红,他手腕微转,下一秒,折扇上方就立出来一把泛着寒光的锋利小尖刀。

    “你不是妲己。”伯邑考握紧了手中的折扇,尖刀移动到了付臻红露出来的脖颈处,银色的刀刃贴着付臻红的皮肤在光晕下散发着凌厉的光芒,只要他再稍微一用力,就会割破这雪白细嫩的脖颈。

    这个琴画双绝的儒雅男子,是云端上的皎月,才情渊博,风光霁月,几乎从未真正的红过脸动过怒,然而此刻,他的视线紧锁着付臻红,漆黑的瞳孔里流转出了凛冽的冷光和杀意。

    “有趣。”付臻红笑了笑,斜过眼眸轻轻睨了伯邑考一眼,由于角度的缘故,烛光照在付臻红的脸上使得他的眼帘落在了一片狭长的阴影中,睫毛眨动间晕染出了眼尾的多情。

    于是这一个睨过来的眼神便如同一把细长的小针一般,轻轻在伯邑考的心尖上扎了一下,并不是很痛,却有一种微微的痒。

    伯邑考紧闭着薄唇,忽略掉这份让他觉得极其不适的怪异感。

    明明是十分严肃的场合,但在这场对峙中,他的冷意与杀气落进这人漫不经心的瞳孔里,却瞬间让伯邑考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对方不怕他的威胁,甚至对指着脖颈的尖刀毫不在意。

    不知不觉间自己仿佛又被这个人占去了主导。

    “你既说我不是苏妲己,那你觉得我会是谁?”付臻红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夹住了这抵着自己脖颈的刀片,然后开始缓慢的沿着刀刃移动。

    他的手指莹白如玉,银色的刀刃在光晕下的漫洒下倒映出了他圆润的指尖,漂亮的像是最精美的艺术品。

    最柔韧的手,最冰冷坚硬的刀。

    极致的柔和极致的锐。

    伯邑考的视线落到付臻红这只抚动的手上,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一种十分荒谬的错觉,那就是仿佛这一只手不是在触碰这把危险的刀刃,而是在用另一种方式触碰着他的身体。

    太荒唐了。

    伯邑考为自己这一想法的产生而羞愧,好在他很快就隐藏好了这并不适宜的情绪,恢复到一贯的冷静和从容后,语气冷然的说道:“我若是猜得到你的身份,又岂会问你?”

    面前这个人根本无意伪装,他不过只是接触了一会儿就已经看出了妲己的不同,苏府内那些与妲己朝夕相对的其他人又怎会不知?

    既是知道,却没有任何的说明,方才妲己的贴身丫鬟姜柳也不做其他表示,想来这其中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付臻红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伯邑考,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毫不避讳的说道:“妲己的意识在摔下悬崖的那一刻就已经陷入了沉睡,你所认识的妲己已经消失了,我会以妲己的身份,前往朝歌。”

    伯邑考的瞳孔猛地瑟缩了一下:“摔下悬崖?”他手中的折扇“砰”得一声掉落在地,嘴里不停喃呢着:“是因为我吗...是因为看到我和......”他有些不能接受的后退了好几步,俊逸的脸上眉头紧锁,脸色发白,巨大的痛苦与懊恼席卷他的全身。

    他没有怀疑这个人在说谎,毕竟连伪装都不屑的人,又怎会说些虚假的弯弯绕绕。

    不过在一阵悔恨之后,伯邑考很快就敏锐的发现了付臻红话语中前半句的不绝对性,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后,几步上前一把抓住了付臻红的肩膀,有些急切的问道:“你只是说妲己的意识陷入了沉睡,既然是沉睡,就应该会有苏醒的那一刻对吗?”

    付臻红淡淡的说道:“你到底在期待什么?”

    伯邑考:“我......”

    付臻红打断他,别有深意的问了一句:“如果你了解了真正的妲己,还会喜欢吗?”

    “什么意思?”伯邑考问他。

    付臻红没有回答,只是挑了挑眉,下一秒直接握住了伯邑考的手腕,不容拒绝的引导着他的手来到了自己的领口处。

    伯邑考一惊:“你要做什么?”

    付臻红轻笑:“让你认清现实。”话落之后,不给伯邑考抽离的机会,他扶住伯邑考的食指,让他的指腹能够贴到自己领口之下被遮挡住的喉结。

    指腹处所感觉到的凸硬让伯邑考惊讶的睁大了双眼,这个是......

    “感觉到了吗?”付臻红玩味的问着。

    而在他说这话间,喉结也随着声带的振动而微微移动着,这下,便让伯邑考更加具体的感受到了这个只有男子才会有的微小象征。

    “妲己竟然是男子!”伯邑考不可置信的说道,心中的震惊一点也不比知道妲己的意识陷入沉睡时少。

    他此刻只觉得很乱,非常的乱。

    思绪仿佛搅成了一团。

    心中有些钦慕的女子怎么会是男儿身。

    “不可能,妲己怎么会可能是男子......”伯邑考摇头,还在试图找理由来说服自己:“对,就算是有喉结,也不一定就是男子。”

    付臻红见状,嗤笑一声:“自欺欺人。”话落的这一顺他直接用另一只手划开了自己的衣领,顿时红色的领口顺势散开,露出了一大片光滑白皙的皮肤。

    艳丽的红衫衬得这肌肤如同凝脂,在光晕下泛出了滋润湿滑的光泽感。

    尚且还处于震惊中的伯邑考猝不及防的看到了这一片美色,还没来得及做出应对的反应,付臻红就收紧了握住他手腕的手,使力下移让伯邑考的掌心接触到了自己裸.露出来的皮肤。

    掌心的触感让伯邑考浑身一怔,在付臻红随着呼吸而起伏间,那温热的弹性和紧致滑腻的肌肤像上等的玉,美妙得不可思议。

    伯邑考的耳根以肉眼可见速度弥漫出来薄薄的红晕,这一次,他是真真切切的认识到了妲己是男子、面前这个人是男子,他看到了对方精致的锁骨之下那流畅清瘦的纹理,更无比清晰的感觉到了掌心之下的平坦。

    耳根的红晕渐渐弥漫到了脸庞,伯邑考鲜少会有像现在这般无措的时候,心脏仿佛不受自己控制般的加快。

    这种紧张又紧绷的感觉,一时之间伯邑考也说不出来这究竟是因为了解了深意重大的真相,还是单纯的因为这份突然的亲近。

    大抵是因为思绪太过紊乱,才会让自己无法冷静。

    伯邑考抽回手,试图平静心绪。

    但付臻红又怎么会给他静下心思考的机会?既然伯邑考此刻还没有因他男儿身的身份而感到排斥或者不适,那么他便多制造些机会,乘胜追击,在这位翩翩公子的心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心思转念间,付臻红握住伯邑考的手,将他往自己所站的方向猛然一拉。

    伯邑考并没有什么武功,再加上心中正想着事,所以骤然面对付臻红的这一突然的动作,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已经因为惯性往前倒去。

    付臻红眼神微闪,一个利落的扭身,瞬间就与伯邑考对调了位置,将伯邑考困在了自己与梳妆台之间。

    “你...”伯邑考有些错愕的看着付臻红。

    “我怎么?”付臻红有些好笑的问他:“难不成还怕我吃了你?”说完,付臻红没等伯邑考回答,就又接着说道:“要真要说吃,也该是你吃我啊。”最后这个字付臻红故意加重了语气,略显低沉的嗓音里透出一丝暧昧无边的缱绻春色。

    伯邑考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付臻红话里的暗喻,直到稍微分辨了一下这过分撩人的尾音后,就瞬间明白了付臻红所表达的意思。

    而在明白的这一瞬间,他整张脸就彻底红了个透。

    他从小就爱琴如痴,除了各种工艺精致的古琴之外,占据他生活的另一部分就是书和画。他饱读诗书,所看的书籍却并不只包括世人常看的文学集册,也会收罗一些明间的故事书本,这些书本包罗万象,是以伯邑考对于龙阳之好也并不算陌生。

    但知道归知道,即便是不陌生他能接受事实发生到自己的身上,他甚至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遇上,还被占据着妲己身体的陌生者出言调侃。

    简直是...“荒谬至极!”伯邑考气得脱口而出。

    “荒谬?”付臻红勾唇轻笑了起来:“我还有更荒谬的。”说完,他直接整个人靠着伯邑考的身体,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这位红着脸正处于恼羞成怒的男人身上。

    身上的柔软让伯邑考猛地一僵,他眉头紧皱,脸脖颈线条都紧绷起来,“从我身上下来!”此时伯邑考早已失去了平日里的自持和冷静,他想要抬手推开这与他身体相贴的男子,却发现自己的四肢根本动弹不得,似乎是被某种力量束缚住了。

    “妖物!”他的目光直直的射向了付臻红,但他脸上的红晕并未散去,反而在接触到付臻红含着笑意的眼眸后,烫意更明显了。

    两人此刻的距离靠得很近很近,相贴的身体让伯邑考感觉到了对方身上所传递过来的柔韧触感,他的鼻息之间也充斥着牡丹的花香。

    这种魅艳绝丽的花,一般人涂上只会让它变得俗气。但视线中的这个顶着妲己身体的红衣男子,却压住了这份浓艳,甚至让其变成了陪衬。

    虽然并不想承认,但是伯邑考也清楚的认识到了,即便是同样一具身体,身上这个男子却有一种一眼就让人心神恍惚的美,这种美完全模糊了性别的界限,有着轻易就惹人沉沦的魅力。

    他想到了这个男子方才说得那句话,以妲己的身份,前往朝歌。

    妲己明明是男儿身,却一直以女子扮相示人,商王虽喜爱美人,但却从宠幸过任何一名男子。以妲己以往得性格,若是与那性情不定的商王相遇,身份的暴露只是迟早的问题,而欺君之罪是要株连九族。

    若是他熟悉的那个妲己,面对商王时的场景他不愿去想,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