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万人迷今天崩人设了吗2 > 18、第 18 章

18、第 18 章

目录

    昆仑铜镜前,将树林这边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的玉清,沉静平和的眉眼有了一丝轻微的松动。

    他的视线落向了红衣男子的脸上,无澜的目光在这只九尾狐妖的眉眼之间巡视。

    或许是因为此刻这狐妖眼含笑意的盈盈双眸像极了一朵盛开在阴界河畔的妖花,微微上扬的唇角弧线中充满着一种勾人堕落的诱惑。

    这让他突然又想到了他师傅鸿钧画中的那个男子,那画中人在勾起双唇的时候,那精致漂亮的凤眸里流转着的是几分轻佻、几分漫不经心,就如同这只九尾狐妖一般。

    那么他们之间,会有关联吗?

    玉清抿着矜薄的唇,眼里浮现出一抹思量。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视线中这原本正专注于逗趣怀中灰兔的九尾狐妖,突然就抬起眼眸,直直的朝着他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就像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一般。

    在隔着层层遥远距离与这只九尾狐妖的眼睛对视上的这一瞬间,玉清从他的瞳孔里看到了一丝隐约的嘲弄,明知道对方不可能发现他,玉清却有一种自己其实已经被看到的错觉。

    不过这只九尾狐妖很快就收回了视线,并未让他看到眸子里更多的情绪。

    “好了,该离开这里了。”付臻红垂下眼帘,捏了捏灰兔子的长耳朵。

    灰兔子有些敏感的抖了抖那被付臻红的手捏得有些发痒的毛绒长耳朵,无声地用圆溜溜的黑眼睛瞪着他。

    尽管姜子牙方才被付臻红突然的一吻弄得有些心绪不宁,但这会儿听到付臻红说离开,姜子牙很快就将那些杂乱的情绪抛开,思考起付臻红这句话中的深意。

    离开这里...

    难道是准备将他带到身边,一路跟着帝辛和申公豹他们回朝歌?

    “你这么猜倒也没错。”付臻红直接回答了姜子牙的疑问。

    姜子牙闻言,眼睛微闪,看向了那本该束缚住他的身体、然而此刻却什么也没困住的蚕丝网。

    这蚕丝网由是上古法器‘天罗地网’在被人施咒之后所延伸出的一部分,因为它并不算是最初的本体,所以束缚的效果也不会持续得太久,会随着施术者的远离和时间的推移慢慢减弱。

    帝辛和申公豹没有立刻杀他,想来应该是打算留着他,来顺应他们之后的某个计划,所以才只是将他暂时困住,拖延着他的时间。

    这九尾狐妖若是将他带着一同前行,就不担心被帝辛发现后惹来这位商王的不悦?

    付臻红看出了姜子牙的想法,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所以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姜子牙没说话,冷着脸没理会付臻红的调侃。

    他现在是知道了,自己越是露出慌乱或者是窘迫的神色,这只九尾狐妖的言行举止就越是恶劣和放肆。而一旦他回答了他的言语,无论是哪一种回答,无论是肯定还是否定,这只狐妖都总有那个本事,让事情的发展变得越来越怪异和暧.昧。

    也唯有沉默能暂时缓和这只狐妖所营造出的微妙氛围,让他有时间来平下心绪和恢复冷静。

    付臻红见状,想着帝辛他们等得时间也确实有些久了,便也没在继续逗弄姜子牙。他拍了拍灰兔子的脑袋,紧接着手指在空中微转,浅蓝色的光晕瞬间就从他的指尖迸发而出。

    这些光晕很快包住了付臻红那掉落在地上的手帕,然后随着付臻红指尖的移动,被光晕中笼罩住的手帕也跟着移动,最终进到了蚕丝网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付臻红变成了一个姜子牙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做完这些后,付臻红无视掉姜子牙有些震愣的眼神,又拍了拍他毛茸茸的脑袋,收拢了手臂,抱紧怀中的灰兔子上了马。

    付臻红去与帝辛会和的时候,帝辛正在同申公豹说话,察觉到付臻红的到来,帝辛停下了正在说的言语,侧身看向了朝着他而来的付臻红。

    “说完了?”帝辛率先开了口,语气不咸不淡。

    付臻红道:“说完了。”

    帝辛点了点头,他目光在付臻红的脸上停留了片刻,随后将视线转向了被付臻红抱在怀中的灰色兔子。

    “过来的时候顺手捡得。”付臻红轻描淡写的说道。

    帝辛微微眯着眼睛,如墨般漆黑的瞳孔里浮现出了一抹冷光,盯着这灰兔子看了好几秒,才轻轻地开口:“是吗?”

    “嗯。”付臻红十分自然的应了一声,仿佛并未看到帝辛眼底那一瞬间闪过的晦暗。

    “嗤...”付臻红听到申公豹发出了一声轻笑,夹杂着些许讥诮和嘲讽。

    付臻红抿了抿唇,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申公豹苍白的双唇勾起,投给了付臻红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帝辛不着痕迹的在申公豹和付臻红之间轻轻扫了一眼,他并没有再多问关于这只灰兔子的情况,而是直接下达了回到大军队伍的旨意。

    由于是骑马的缘故,他们并未花太长的时间,三人外带一只被付臻红变成兔子的姜子牙就与商军队伍碰面了。

    付臻红抱着灰兔子重新坐回到了马车里,帝辛却并没有跟着下马上车,而是继续坐在那匹长鬓飞扬的乌雎上。

    队伍开始行进,帝辛骑着乌雎在马车前方一米远的位置。至于申公豹,同样也是骑着马,他控制着距离让自己的位置始终保持在帝辛斜后方一点。

    此刻,这两人正在交谈着,说着方才那因付臻红的到来而暂时结束的话题。

    他们说话的声音并不算大声,但也没有刻意压低音调,周围的士兵识趣的目视着前方,摆出一副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

    奴隶,税收,祭祀......

    这几个字眼无不说明这两人说得话题是与政权相关的一些零碎事情,说重要也确实算重要,不过因为并不算是机密,所以哪怕这么无所顾虑的说出来被旁人听到也无伤大雅。

    付臻红对这些话题并没太大的兴趣,他只听了片刻,便把注意力放在了这只被他强行弄到怀里困住的灰兔子身上。

    这只灰兔子从付臻红将他抱着与帝辛他们会和开始,就出奇得安静,老老实实的待在他手臂环抱中,安分得一点也不像之前那不停动着小短腿试图挣扎出付臻红束缚的人。

    “别想着怎样逃开我。”付臻红习惯性的捏了捏灰兔子的毛绒小耳尖,吐出的字句里带着些许散漫和狎昵。

    姜子牙顿了顿,忍住了想要抬眸看向这狐妖的冲动,他怕自己一对上这只九尾狐妖的眼神,就会被对方猜出内心的想法。

    毕竟这只九尾狐妖异常的聪明和敏锐。

    “别紧张。”付臻红轻轻笑了起来,他似乎心情颇为愉悦,连语气都显得格外轻快。

    姜子牙自然不可能开口给出反驳的回应。

    付臻红看了看灰兔子这肥圆毛绒的身体,随即挪动了一下环住兔身的手腕,将被他变成兔子的姜子牙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感觉到身下踩着的富有弹性的柔软触感,姜子牙瞬间紧绷住了身体,这一刹那间就像是触电了一般,几乎是出于一种本能的抬脚就要跳开,然而他才刚刚有异动,就被一只手按住了后背,阻断了他的逃离。

    付臻红的掌心薄而规整,肌肤光滑,纹理线条流畅,掌心处散发出着微凉的温度,此刻,手掌这么覆盖在姜子牙背部的那一片细小绒毛上,仿佛将自身的温度都尽数传递到了姜子牙的身体里。

    惹得姜子牙不受控制地颤栗了一下。

    将这一切变化看在眼里的付臻红,唇角微微上扬了几分,他扶住灰兔子的腰侧部位,不由分说的将几乎快要挪到他膝盖处的灰兔子往里推拢。

    这一下,灰兔子整个身体更靠近他的大腿上部了,感觉到灰兔子僵硬的四肢,付臻红略微俯身看着腿上的兔子。由于他这一动作,那柔韧平坦的腰腹.便隔着一层布料隐隐摩擦到了灰兔子的身体。

    要是他再往下弯曲一点,这种若即若离的触碰就会变得深刻又清晰。

    而他垂落在胸前的发丝也随着吹拂进来的风而微微飘动着,散发着幽香的发尾像一片片羽毛般时不时滑过姜子牙的耳朵。

    姜子牙只觉得自己整个人仿佛正处在一口沸腾的热锅里,他的躯体被滚烫翻涌的热水狠狠地烹蒸着,脑子也被气流熏得晕乎沉沉。

    但明明他的思绪已经因此刻的氛围而出现了紊乱,却能清楚得感觉到头顶上方那道凝着他的视线里正含着笑意。

    在姜子牙下山之前,完全没有想过会与这只狐妖有所交集,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这只狐妖面前一次又一次的失了冷静。

    这让姜子牙感到火大,然而气闷和烦躁之余却又升起了一种淡淡的无奈。他只能掐算着自己恢复的时间,期望在这段时间里这只九尾狐妖不要做得太过。

    要是他早知道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半个时辰之前他一定不会多嘴的说出那句以双兔暗喻雌雄的话语。

    但这世间没有后悔的药,时间也不可能倒退。

    姜子牙也第一次体会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这山林的路并不平稳,即便是在马车里,也能感觉到崎岖和磕绊,每次车轮碾过凹凸不平的石子时,付臻红的身体就会因为惯性而晃动。

    而他的身体一摇晃,待在他大腿上的灰兔子也不可避免的跟着摇晃,于是这也就使得他们身体接触到的频率更频繁了。

    明明马车十分的宽敞,姜子牙却觉得这空间狭窄又幽避,静谧得好似整个马车没就只剩下他们这

    悄无声息地厮磨。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有人说话或许还能分散掉一部分注意力,但偏偏付臻红只字未言。

    就在气氛朝着越来越暧.昧的方向发展的时候,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车上的帘幕很快被人从外面撩开,帝辛走上马车坐到了付臻红的右侧。

    本不希望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